【原创长篇】爱延续——《笑傲江湖》结局大改写

【原创长篇】爱延续——《笑傲江湖》结局大改写

  岳夫人继续道:“冲儿,你师父他所做的一切,可能在你看来有些不近情理,甚至不像是正派人士所为。

唉,其实他也有难言的苦衷,只怪当年师命难违,但愿他完成了恩师的遗命之后,能悬崖勒马,及早回头。

”  令狐冲颇为不解,刚想开口询问,岳灵珊却已转过身来抢着道:“娘,什么叫做‘师命难违’?难道爹爹修习这‘辟邪剑法’,是出自师祖他老人家安排的么?”令狐冲见她一张小脸上犹自带着泪痕,恰如雨后梨花,更加显得娇楚可怜。   岳夫人道:“我正要给你们谈谈这件事,你们陪我走走,咱们边走边聊。 ”说完拉起两人的手向山门外走去。 令狐冲知道岳夫人不愿让华山派中其余人等知道此事,虽然大部分弟子在外未归,但门中毕竟还有些年轻弟子和恒山派的两位师姐。 三人走出了山门,顺着山路散步,不久便来到了一里之外的明星玉女崖。   这里乃是华山上有名的景观之一,崖边建有一座八角古亭,背倚险壁,面临深谷,颇为壮观,该亭名为引凤亭,相传当年萧史和弄玉便是在此处跨龙骑凤,携手乘祥云而去,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 此处也是令狐冲和岳灵珊常游之地。

  三人来到亭中坐下,岳夫人对二人道:“然则你们都知道这‘辟邪剑法’到底是什么武功了?”令狐冲和岳灵珊两人都点了点头,岳夫人叹道:“我华山派自从当年《葵花宝典》被魔教夺取之后,这数十年来,历代掌门都以夺回此秘籍为本门第一大事,可是大伙均知道魔教人多势众,那黑木崖又是异常险要,若想从魔教手中取回,只怕终究是镜花水月。

于是才打起了《辟邪剑谱》的主意,若非如此,恩师他老人家一生正直,洁身自爱,又何须和那青城派长青子这等心胸狭窄之辈结交。

”令狐冲心中一动,暗想:“原来师祖和青城派上代掌门交好,也是为了这《辟邪剑谱》,嗯,看来师父安排小师妹和劳德诺跟踪青城派,是有来头的。

”岳夫人顿了顿,继续说道:“冲儿,二十五年前玉女峰上大比剑,你师祖连败剑宗多位高手,虽然获胜,可他自己也已是耗尽功力,油尽灯枯。

当天晚上,他便把我与你师父叫到床榻之旁,将华山掌门之位传与了你师父,另外还托付了两件极为要紧的事情。 ”说到此处,岳夫人目光转向岳灵珊,轻声叹息道:“珊儿,你爹爹的这一生,可都叫这两件事给累了。 ”岳灵珊拉着母亲的手,轻声道:“娘,师祖到底让爹爹做什么事啊?”岳夫人脸色变得郑重,说道:“这第一件事,恩师是要你爹爹找回本门失落的《葵花宝典》,说这是华山派上代掌门传下的遗训,需牢记在心。

但恩师又说凭你爹爹与我二人,想要去黑木崖上夺回秘籍只怕终生无望,那福建林家的《辟邪剑谱》与《葵花宝典》同源,同样出自华山,若能想法子取到,也是好事。

”令狐冲和岳灵珊相互看了一眼,心中均想:“原来如此!”岳夫人接着又道:“这第二件事,恩师说咱们华山派这次剑气二宗相斗,折损了这许多高手,来年的泰山五岳比剑大会,再也难保五岳盟主之位,他谆谆告诫你爹爹与我务必忍辱负重,保全华山一脉,若能在我二人有生之年夺回五岳盟主,光大华山一派,他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  听完这番话,令狐冲这才明白为何岳不群处心积虑的寻剑谱、夺五岳派掌门,原来是来自师祖的遗训,那么后来所发生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他心中一片迷茫,岳不群与他情若父子,自幼对他慈爱有加。

可是在嵩山绝岭,自己生平第一次对岳不群产生了不满,而此时听了师娘的话,又觉得师父的所作所为也并非不可原谅,毕竟身为一派掌门,上代掌门遗训必须得遵循,武林中各门各派均是如此,哪怕此事乃自己不情愿,也要不得已而为之。 这段时日他执掌恒山一派,已然深有感触,总觉得自己的一言一行,如同戴上了一条无形的枷锁,再也不能象以前一般随意而行,无所牵挂,一时之间也分不清这中间的是非曲直,心中只觉一片茫然。   岳夫人默然了一会儿,又缓缓的道:“这两桩大事,他也确实做到了,方法虽然说不上光明正大,但总归是完成了恩师的遗愿。 冲儿,那日在福州,你师父自己取了剑谱,未能告知你,实是不该,可是没想到他连我也瞒过了。 ”说着又是一声轻叹,神情郁郁。   岳灵珊秀眉一扬,说道:“娘,当时爹爹自己取了剑谱,就不该继续冤枉大师哥了,累得我也···”话到此处,不禁向令狐冲瞧了一眼,目光中满含歉意,似乎是在说:“我冤枉了你,你还在怪我么?”令狐冲领会了她的意思,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岳灵珊脸上飞起一阵红晕,缓缓将头扭到了一边,令狐冲见到她这般可爱的神情,心中又喜又悲,喜的是小师妹与他前嫌尽释,重修旧好。 悲的是自己却再也不能象从前那般关心她和疼爱她了。

  岳夫人却道:“珊儿,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

以前我也怪你爹爹既得剑谱,为何还要继续让冲儿蒙受冤屈,后来他与我说:‘武林中皆知《辟邪剑法》乃福建林家之物,可是有谁知道这剑谱本是他曾祖从咱们华山派偷学去的,照理说取回剑谱只是完璧归赵而已,并非见不得人。

但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别人又哪里肯信,到时候华山派不仅名誉毁于一旦,也从此不得安宁,冲儿蒙冤之事,只能慢慢为他澄清,万不能躁进。 ’我听他说的有理,也就依着他。

冲儿,此事关乎华山派的名声气运,师娘也不能擅作主张,盼你能见谅。

”  令狐冲心性豁达,本极易原谅旁人,何况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师父师娘,心中更无怨言,便道:“师娘,既然师父他老人家是为了完成师祖遗愿,那弟子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  岳夫人甚感喜慰,说道:“冲儿,你能如此体谅他,师娘真是感激不尽。 ”  但是令狐冲心中却还一事有疑虑,那日在少林寺中,盈盈曾为恒山定闲、定逸二位师太验尸,说起二人心口都有一粒钉孔大的红点,是被人用针刺死,而且并无中毒状况,当时他二人都感觉此事甚为蹊跷。 在黑木崖上经历了与东方不败一战之后,令狐冲曾对任我行和向问天聊起过此事,二人均觉得两位师太功应该死于‘葵花宝典’之类武功之下,后来得知了《葵花宝典》与《辟邪剑谱》系出同源,又在嵩山之上见到岳不群用辟邪剑法战胜左冷婵,令狐冲便隐隐感到不安,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在问:“师父是害死两位师太的凶手么?”只是他向来敬重师父,心中纵然有一点点这种念头,也是立刻转开,不敢深想。

可是当他从林平之口中知道了师父学辟邪剑法的前因后果之后,这个猜测却越来越接近现实,无论是从时间、武功、杀人理由方面,岳不群都有着巨大的嫌疑。

这段时日以来令狐冲一直寝食难安,睡梦之中也经常出现岳不群以迅捷诡异的手法刺中两位师太的情景,半夜醒来,往往全身都被汗水浸透。

此时面对师娘,正是了解此事真相的大好时机,他虽觉此事难以启齿,但关乎恒山派两位师太的深仇大恨,就算是引得师娘师妹不快,也顾不了这许多了,他吸了口气,说道:“师娘,那日在少林寺中定闲、定逸两位师太因弟子之故圆寂,据查是被高手用钢针刺中了胸前要穴,弟子担心···担心她们是死于‘辟邪剑法’之下。

”说这几句话时,他始终目光朝下,不敢抬头,心中紧张之极,连声音也发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