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点爱恋:宝贝,再婚吧by步棠

一天一点爱恋:宝贝,再婚吧司震,尹施施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不要脸的东西!如夏和启京都结婚了!你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妹夫!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连自己妹夫都不放过?”冯玥浓妆艳抹的脸上,尽是冷漠。

...“该写检讨地写检讨,该拿方案地拿出方案,你们都是行业中的精英,被人牵着鼻子走脸上不会好看的,所以别让我把想通的问题重复一遍!都散了!”韩启京匆匆摞下一句,便支走众人,自己因为迫不及待,打开门走出办公室。

韩启京修长的身形穿了一件香槟色的休闲西服,搭配灰色的休闲裤,棕色皮鞋。

鼻梁上架着浅金色的眼睛,越发显得斯文俊逸,眉眼含笑地望着她。

“周一不用上班?”尹施施仍旧是有些放不开地抓紧了身前的包包,摇了摇头。 她手里拿着大衣,穿乳白色的毛衣,把皮肤衬得越发晶莹剔透,在灯光的照耀下竟显得楚楚动人。 韩启京看了好久才回过神。

“进来,到办公室坐。 ”话落,引着尹施施走进办公室,还刻意拉上了玻璃墙壁前的帘子。 一转身,他面带微笑地望着尹施施:“梁奎的风评在本市是有目共睹的。 和他结婚的女人不会幸福,施施你那天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面说着一面走到饮水间前倒了杯热水放在她面前。

尹施施就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默默地捧起了那杯子。 低声道:“我不会嫁给他!”韩启京越发满意地笑了笑。

在尹施施看起来十分刺眼,他就那么想拖住她?让她永远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念头一转,她没忘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有些为难地启开双唇:“启京,我现在遇到点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好,你说,我很愿意为你效劳,只要你别整天想着嫁人!”尹施施秀眉微蹙:“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你管!”“我是你妹夫,妹夫担心姐姐天经地义。

”韩启京忽然蹲身下来,隔着镜片注视着她一双水眸。 “施施,知道吗?你能来找我,我很高兴。 至少明白了你遇到事情还是能想起我的,证明你在意我。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看把你难为的,真让人心疼。

”说着一双白皙的手已经抚上了尹施施握着水杯的雪白小手。 妹夫?她幡然醒悟,刚才心底的那丝喜悦早已消失地荡然无存。 手向后撤去甩开他的手,放下茶杯。 “你这是想做什么?脚踩两条船?让我心甘情愿地委屈下去?甚至,做你的情妇?”“施施,别说的那么难听。 ”被尹施施一言戳穿,韩启京站起身体,面色有些难堪。 “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尹施施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就是以为,她尹施施只配做情妇?韩启京自是轻易看清楚了尹施施眼中对他的不舍,他抿了抿唇,十分为难道:“娶如夏时,我也很纠结。 我妈那个样子你是知道的,如夏会讨她喜欢,把她哄得团团转,外界也都知道我和如夏在一起,要是和她分手,我麻烦,你也麻烦,到时所有人都会认定,你这个姐姐是第三者,所以我只能和如夏完婚。 但是施施,这些天我想很怀念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再不会有人像你对我一样好了,如夏也不会!”“现在提这些有什么意义?”尹施施内心发出一阵战栗。

一直以为,韩启京喜欢上了尹如夏。

如今听到他口中的真相,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她为自己可悲,连一个自己爱的男人都争取不回来!她抬起眼眸,对上了韩启京的眼眸:“不只你妈看不起我,你韩启京的心里也觉得我不如尹如夏。

尹如夏是尹家受宠的女儿,又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名人身份,将来很可能继承尹氏集团,她身上所有的一切能充分满足你身为男人的虚荣感!可一个男人的荣耀不是靠女人给的。 启京,我一直以为只有你对我不同,现在才发现,你和所有尹家人没有区别!算我尹施施看走了眼!”他举起双手,面色也变得不悦:“算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话题,我知道因为那个梁奎,你心情不好,我不想再惹你生气,说说,找我做什么?”“没有!我没有找你!”她来韩氏根本就是个错误!韩启京若是真的把钱借给她,说不定又会以这为借口纠缠她,他想脚踩两只船!做梦吧!她尹施施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好好和你的尹如夏生活吧!不要再纠缠我!以后我不会和你有任何瓜葛!”“施施,别这样……”见她转身要走,韩启京张开手臂握住她不盈一握的柳腰。

“你放开我……”“不放!永远都别指望我放过你!”说着一把把尹施施推到了墙壁上,她白瓷一般的脸,似乎因为大厦里的空气温暖而染着薄红,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浑然天成。

轮廓柔美的瓜子脸,镶嵌在如瀑布一样披散的黑发当中,让她介于清纯和妖媚之间。

因愤怒睁大的双眼上面覆着一层卷翘的睫毛,扑扇着,仿佛像翩跹的蝴蝶,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张白玉的脸一样的小巧,挺翘着,是很令人惊叹的完美。

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没有上唇膏,却依然红的那般的娇脆欲滴,质地仿佛玫瑰花瓣一样有人。

这样的脸多年也存在过他梦里,再也忍不住,韩启京附身,对上她的唇吻了下来。 哗!门开了!两抹光鲜亮丽的身影就愣在门口。

一个是身披dior最新款西装外套的尹如夏,另一个则是一袭贵妇艳丽打扮的冯玥。 尹施施眼睛里还含着氤氲的雾气,身体一僵,她记得刚才办公室没锁,而尹如夏和冯玥母女站在这个位置,难道她们刚才已经听到了,听到她和韩启京在办公室说的话。 韩启京一愣,立即放开了怀里的尹施施。

“啪!”冯玥一个巴掌打在尹施施的脸上,她脸上一热辣的疼痛,捂住了灼烧般疼痛的脸,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不要脸的东西!如夏和启京都结婚了!你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妹夫!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连自己妹夫都不放过?”冯玥浓妆艳抹的脸上,尽是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