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记忆周记作文

圣诞节的记忆周记作文

又是一年圣诞了,这一年时间过得很快,只觉得从春走到夏、从秋过到冬,然后又是12月25日,又是一年圣诞节,2014年,也很快就要过去了。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圣诞节的记忆》的内容那天在上班的路上,和社长讨论,人小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可长大了,就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我也已经毕业工作,不知不觉,父母也变得苍老。

人一长大,时间似乎就很紧迫,紧迫的逼着你前进前进再前进,周围逐渐发迹的昔日好友、父母发上沾染的银白霜雪、日渐逼近的婚期、即将面对的孩子,太多太多的事情好像一下子纷涌而来,推着你不断向前。

大多数人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紧张的现实的,所以假装着若无其事的挨年度日,又或是拼了命的抓住青春的尾巴,抓紧一切机会疯狂享乐,美其名曰青春该有的样子。

只是无论怎么用力的麻痹自己,心里也总会有个声音时不时的冒出来提醒自己:“该走快点了、该走快点了”,只要你还拥有情感,就不可能忘记时间,这大概就是生而为人的无奈。

2014年,我经历了很多,大学毕业、适应工作、被母亲突然晕倒吓得半死,然后是各方各面的冷战、各种各样的不顺心,总之在某个过渡的阶段,这个世界似乎都在与我为敌,没有半点顺心顺意的地方。 然后,走出过渡期的阴霾,和家里和解、和世界和解、重新找工作、干一份自己擅长并且喜欢的活,开始每天像模像样的早起上班,将自己收拾得整洁体面,办公室的女孩说我很活泼,我也的确活泼,仿佛那段时间里颓废荒唐的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然后,我在广州感受着天气慢慢变冷,终于又到了一年圣诞节,广州不可能下雪、夜空也不会像凡卡描述的银河那般晶莹闪烁,可是在平安夜前夕,公司给每个员工发了两个红苹果。 红彤彤的苹果,似乎总与神秘的吸血族有种诡异的联系,大一圣诞节前的苹果突然浮上心头,闭上眼睛回忆,那年很冷,冷到记忆中的北师大,似乎在圣诞节,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有苹果、有彩灯、有圣诞树、有礼物盒、有银河,回忆是个造梦师,圆了我关于北师大圣诞节的所有幻想。

关于圣诞节的记忆,在《LonelyLonely圣诞节》里已经提过,因为大一时印象深刻的圣诞节经历,此后每一年,我的圣诞节,都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忧伤和孤独、都会想吃红彤彤的苹果、都会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这似乎成了一种惯性,于是昨天晚上是平安夜,我不能自制的冒着第二天起不了床上班的风险,坚持看完三集《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对那年的怀念、对某些逝去时光的祭奠。 大学里的圣诞节并不都是那么孤独哀伤,经过大一的过渡适应,大二时我已经知道该怎么用心的去享受无忧无虑的每一天,看自己喜欢的书、用自己喜欢的步伐走路、多抬头看天空,看蓝天看流云看落霞看夜星、开始安心的对着大教室落地窗外的绿色植物发呆,看风吹过叶子看雨打过树枝、谈一场乐在其中的恋爱,像所有情侣一样过每一个节日、开始情绪大爆发,哭的笑的闹的疯的愁的无所顾忌,生命在此后的三年,过得很淋漓,过得让现在的我很满意。 大二那年的圣诞节,夜幕中,师兄在海11楼下等我,路灯橘黄的光晕里,他的双手背在后面,脸上依旧是傻傻的笑容,他藏不住话,早早的告诉我会有惊喜,我满心期待着那是一件什么礼物,猜了几次失败后,师兄从背后拿出一束玫瑰。

我不是浪漫的人,没想到玫瑰这么浪漫的礼物,但是那束玫瑰花,带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感觉,红色的玫瑰、白色的满天星、浅黄的包装纸,还有橘黄的路灯、路灯下的师兄、海11的我,这幅画面,像是被相机抓拍,不经意的瞬间,被定格成永远。

至于那天晚上我们还有没有其它活动,已经不重要了,大二的圣诞节,有了玫瑰花的瞬间,也已经足以让我记住很久很久。 而今,大二已经过去两年了,去年的圣诞节怎么过的,我已经记不起来了,至于今年的圣诞节嘛,回家吃个饭,对着电脑看部喜剧电影,庆祝逛街吃大餐什么的,就算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点洗洗睡吧。 日子就是这样的,过了就过了,有些画面,还能记得还会想起,还能偶尔感动一下自己,已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