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虞我嫁宣于澈,盛惟乔小说

、有思想、有品位。有思想使得她不屑于插足别人之间的闲话她从来都是个“绝缘体”。有品位使得她能匠心独运地表达自己的风格。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婆看见什么都走不动道不光是因为我穷不能惯她这毛病!、懂事。

  ②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

尔虞我嫁宣于澈,盛惟乔小说

尔虞我嫁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

主角是宣于澈,盛惟乔的文章内容讲述了盛惟乔眼睛一亮,瞥一眼笑吟吟的盛睡鹤,心想:“现在让你笑,等会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盛惟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外室子一进门就当众说她凶,继而扯了亲爹做挡箭牌,跟着出言气走了她——在盛惟乔看来,他们之间不说不共戴天,也绝对仇深似海了好吗?现在还妄想跟她一块去宣于家,好从她姨母手里捞一笔?!盛惟乔现在怀疑,勾引她爹的那个外室估计不是狐狸精——只有犀牛妖、象妖这类天赋异秉者,才生得出来这么皮厚的儿子!“二小姐,他要跟您去宣于家,您带了他去又何妨?”就在她即将爆发时,绿锦却悄悄附耳道,“您想宣于家老夫人何等手段,这人到了老夫人跟前,老夫人有得是法子磋磨他!”盛惟乔眼睛一亮,瞥一眼笑吟吟的盛睡鹤,心想:“现在让你笑,等会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谁知半晌后到了宣于家的后堂上,盛睡鹤还没怎么,盛惟乔先愣住了:“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姨母——您几位怎么都在这儿?”“还不是为了你爹才领回来的那个孽……”冯家老夫人展氏年纪大了,难免老眼昏花,压根没发现孙女身后跟着的少年人不是下仆,冲口就要说出缘故——还好她长女宣于冯氏看出不对,及时截断:“你爹也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孩子,早点跟我们说了,早点接回盛家,你们兄妹一块儿长大,亲亲热热的岂不好?非要偷偷摸摸藏在外面,弄得好像你娘是母老虎一样,平白也叫那孩子在外面受了许多年的委屈!”盛惟乔闻言,还没说话,盛睡鹤已经含笑从她身后转出,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朗声道:“这位一定是姨母了!方才就听妹妹说,姨母端庄娴雅,温柔慈爱,此刻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紧接着自我介绍,“晚辈睡鹤,字恒殊,乃盛家长房之子,今日认祖归宗后,特随妹妹而来,拜见诸位长辈!”展氏等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向盛惟乔:你带他来做什么?!盛惟乔:………………!然而盛睡鹤还不打算放过她,又笑道:“今日不请自来,不及为诸位长辈备礼,还请长辈们莫怪!当然长辈们的见面礼,晚辈也是不好意思拿的。 ”……这话不就是提醒大家,千万别忘记给他见面礼么!展氏恨死了这个给自己女儿、外孙女添堵的外室子,才不想给他什么好处——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她又不想叫人议论冯家器量狭窄,在宣于冯氏的暗示下,到底还是恨恨的摘了枚玉佩,干巴巴的道了句:“拿去!”她带了头,盛惟乔的两个舅母乐氏、伍氏,也自然要效仿。

然而冯家人今天根本没料到盛睡鹤会来,哪会特别预备什么见面礼?她们倒是戴着一堆佩饰,但很多东西都是不适合给男子的。 说不得只能学展氏,纷纷解佩——盛睡鹤收一件道一回谢,他长得实在赏心悦目,口齿还伶俐,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又一直笑脸迎人,挨到年轻些的伍氏时,竟下意识的也给了他一个笑脸,被婆婆狠狠瞪了一眼才察觉不对,赶紧咳嗽几声敛了容色。

盛惟乔忍到这会已经觉得忍无可忍,跺了跺脚,正要上去给他好看,盛睡鹤将最后一块玉佩塞进袖子里,却偏偏掐住她发作前一瞬抱拳,笑容满面道:“闻说姨母召妹妹前来,是为了让妹妹挑衣料,我愧受诸位长辈厚赐,这衣料却是万不敢再要的了!亦不敢打扰诸位长辈与妹妹的闲情雅致,这便随表哥往园中一行,稍后再来接妹妹!”说着扯过一脸莫名其妙的宣于涉就朝外走——宣于涉便是宣于冯氏的独子,宣于家现在的家主,闻言真是哭笑不得,只是他到底不是盛惟乔,做不出来当众落盛睡鹤面子的举动,只得无奈的被他扯出去了。

等这两人离开后,盛惟乔与外家一行人大眼瞪小眼良久,才异口同声道:“那小子简直猖狂!”“现在说人家猖狂有什么用?”展氏没好气的说道,“方才一个个亲亲热热笑脸迎人……”听到这儿伍氏心虚的缩了缩脑袋——只听展氏顿了顿后继续道,“现在骂长骂短有意思吗?!”“娘您冷静点儿好不好?”宣于冯氏叹了口气,招手把外甥女喊到身边坐了,又使人去门外看着点儿,别叫盛睡鹤又拖着宣于涉跑回来听壁脚,这才道,“他是乔儿带过来的,咱们怎么也要给乔儿面子不是?”盛惟乔简直想吐血:“姨母您给我什么面子啊?我之所以带他来,就是想请您帮忙收拾他一顿好不好?”结果呢?盛睡鹤嘛事没有,倒收获了一堆玉佩!盛惟乔现在简直想去撞一撞墙——这外室子难道天生注定克她?从这人进门起,盛惟乔根本是憋屈了再憋屈,没有最憋屈只有更憋屈!还好展氏理解她,闻言把外孙女搂到怀里,心疼道:“咱们心肝受委屈了!”“对了,外祖母,您跟两位舅母怎么也在姨母这儿?”盛惟乔在亲近的人面前还是很好哄的,被展氏一搂一心疼,气消了不少,想起来问道,“难道您几位也是来挑衣料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挑什么衣料啊!”展氏闻言,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娘!回去之后把自己关屋子里两日才肯见人,把我们担心的!可问她以后打算怎么办,她也没个主意,偏我们给她想的办法,她一个都不肯听!说多了,还怨我们多事,你说说这叫什么话?!这不今儿个那外室子进门,我们想着让你姨母找借口喊你过来问问是个什么情况,再大家商议下,免得你们母女两个吃了亏吗?”之所以不直接把盛惟乔喊去冯家也是有缘故的:冯氏在盛睡鹤进门前就回娘家了,今天盛睡鹤一回来,若就把盛惟乔喊去冯家,哪怕是以冯家的名义而不是冯氏的名义,任谁也会笑话盛家大夫人明明对盛家尚有留恋,偏还要一得消息就收拾东西走人——这不是装模作样是什么?而宣于冯氏则不然,她是冯氏的姐姐,关心妹妹关心外甥女理所当然。

本来这计划挺好的,谁想事到临头,盛睡鹤居然跟着盛惟乔一块来了!这么着,冯家原本还想装不动声色呢!现在连老夫人展氏在内,都亲自悄悄赶来宣于府听消息了,还装什么不动声色啊!瞎子都能看出来她们火烧眉毛了好不好?盛惟乔听完经过,只觉得心情无以形容——展氏等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还是宣于冯氏打点精神,道:“盛家今日是个什么情况,乔儿同咱们说一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盛惟乔闻言,嘟起嘴,把经过大致讲了遍,“……我本来想把他赶下车的,后来丫鬟说领他过来请姨母帮忙教训他也不错,这才容他一块过来了。 谁想倒叫姨母您几位误会上了,反叫他如愿以偿的赚了笔!”宣于冯氏抿着嘴,忍了忍,又忍了忍,最后实在没忍住,冷笑道:“人家古诗说,春蚕到死丝方尽,我看你们母女,是蠢到死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