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农村普惠金融:银行下“笨功夫”,乡野挖出“大数据”

浙江农村普惠金融:银行下“笨功夫”,乡野挖出“大数据”

  新华社杭州2月24日电题:浙江农村普惠金融:银行下“笨功夫”,乡野挖出“大数据”  新华社记者王俊禄  春节盘盘账,浙江临海东塍镇绚珠村农民徐亦胜靠加工彩灯销售逾千万元,这是他顶着血本无归的压力“二次创业”的成果。

  2015年冬的一场大火,徐亦胜价值几百万元的库存彩灯付之一炬。 第二天一早,当地农商行负责人就来到他家,不是催着还30万元的贷款,而是实地调查后告诉他:追加50万元贷款,支持他“站起来”!  `“老徐是踏实做事情的人,人品可靠。 我们往里拉一把,他肯定能再起来;往外推一把,或许真的成坏账了。

”当时入户调查的临海农商银行东塍镇支行行长卢端英说。

  这家银行用了十几年时间,通过进村入户“扫街”的“笨功夫”,建立了一套农户信用档案,每户农家几口人、几间房、子女工作、收支情况、有没有赌博等不良嗜好,翻翻信用档案一清二楚。

  至今年年初,临海的农户信用档案已经建立26.37万户,占当地农户总数的94.52%。

在整个浙江省,目前已建档1097.15万户,占全省辖内农户数的92.79%。

  这是中国最基层乡土版的“大数据”,量大面广且实时更新。

趁着春节前后人最齐,信贷经理胡新楚跟村里的会计和老支书约好,进入他管辖的绚珠村,负责信用档案更新工作。

  记者随同入户调查,发现今年数据更新量不小:去年附近新开发的一批150套的商品房,有七八十套都是村民买的;村民卢亦君家新建了四层房屋,生产设备也搬进去了,评估资产可增加300万元……  数据登记后,胡新楚会跟会计、老支书等几位威信高的老人坐下来协商,对授信计划进行校正。

他要了解的情况包括农户在村内的人品、信用、个人能力、家庭和睦等无形资产,这些信用信息将转化为可以融资的社会资本。

  台州是我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试验区。

除入户采集外,胡新楚会将采集到的数据与台州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以及信用中国、信用浙江等政府数据库对接,作为研判放贷风险的依据。   “信用户”之外还有“信用乡镇”“信用村”,贷款更便捷、利率更优惠。

截至2017年末,浙江农信系统已经评定信用乡镇1204个,信用村(社区)2.7万个。

  临海市永丰镇镇长单益波认为,“信用村”是一种集体荣誉和集体利益。 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银行的这些举措,客观上有利于完善乡村治理。   从胡新楚2013年接手绚珠村,每年发放的8600多万元贷款中,从没出现过一分钱的逾期。

村党支部书记胡伟乐给记者摆出了两个理由:首先是农村民风淳朴,谁家恶意逃债,在村里肯定过不下去,且农民闯市场后诚信意识强了,“老赖”的名声传出去,谁也不跟你做生意;其次是集体共同维护,绚珠村是台州市级的信用村,贷款利率比别的村低,一户当“老赖”,全村不答应,真的没办法,大伙凑钱也要还上。   在临海农商行,去年农户贷款余额为121.12亿元,不良率仅为0.48%;放大到浙江辖内农合机构,不良率1.1%。

另一个统计是:至去年年底,浙江省银行业平均不良率为1.64%。

  农民讲信用、银行有信心,二者正形成良性互动,浙江农村无抵押担保的信用贷款呈高速增长态势。   在浙江农村,越来越多的农民切实享受到了“诚信红利”。

农民的“信用积分”,可以是诚信经营、爱岗敬业,也可以是道德高尚、孝敬父母。   周仁伟是村里公认的孝子。 卢端英说,像他一样被评为孝星的东溪单村村民,可享受低息贷款,10万元以内可随时放贷。   多年的信用体系建设和数据的积累,让包括浙江农信在内的金融机构纷纷下沉到基层,在发放农民最为常用的小额贷款时,可以推行效率高、成本低的信用贷款。   在前期农村信用档案建立的基础上,浙江农户可依授信情况直接到农信柜台放款,或在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和近3万个助农取款点放款,实现了村村可办贷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