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俞子期的如玉算盘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四百九十八章 俞子期的如玉算盘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殿下三思啊!”东城天骄不愿意看到林宇输给书院弟子。

若是诗文的话,他们双手双脚赞成,但这次的对手,是那群以乐器曲乐为命的偏执狂。

如果说皇甫靖云一群人,是正统的文道天骄。

那他们就是曲乐之道的天骄。 太子殿下总不可能……连曲乐之道的建树,也达到了妖孽级别吧?这个问题,其实可以从根本上排除。

因为太子根本没那么多精力。

况且,还是民间出身……要是太子连曲乐之道都精通的话,他们……还有脸自称天榜人杰?“三思什么?本宫之前就说过,书院天骄,诗词歌赋随便选,俞阁主!”林宇目光直视俞子期:“本宫令你立刻联络书院乐府弟子,明天本宫代表乐曲阁迎战!”嘶!书画社中的天榜人杰倒抽冷气。 还真的要跟那群偏执狂硬刚……俞子期愣住了:“殿下不是乐曲阁的弟子,能行?”“本宫也不是青年天榜人杰,不也是迎战了五十七位书院天骄吗?”林宇很享受万人拥戴的感觉,会让他特别有成就感。 前世平凡劳碌的二十多年,这一世总该活的耀眼,活的精彩才行。 “……”俞子期无话可说,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过……他的初衷,似乎是想从太子林宇那里,求一首大夏收录的歌赋,然后让给白子琅完美演绎。 凭借白子琅的功底,未尝不能跟乐府弟子一战。 所以他的想法……是想在退位之前,创造一个天大的机会,将白子琅推到台前。

“太子殿下,交给我吧!”姜灵儿从进入书画社后,便始终沉默地低着头,只是偶尔会抬头打量几下林宇。

感受到京师人杰对林宇的恭敬,她内心很是欢喜。 但现在,她站出来,美眸中浮现出坚定之色,看向林宇道:“我想与乐府弟子交手,好好地感受下他们的曲乐之道……”俞子期眉头微蹙。

“她是谁?”不少天榜人杰皱起了眉头,在太子面前自称我,这要是深究的话。

她就是以下犯上,屁股都要打开花。

天榜人杰都微微摇头,太子连俞子期都不给面子,更何况是俞子期的亲传弟子。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林宇却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却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好!”“什么?”天榜人杰眼珠子圆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太子林宇居然答应了。

唯有俞子期若有所思,神色间已经有了一丝不自然,皮笑肉不笑。 “多谢殿下成全!”姜灵儿屈身揖礼。

“随本宫去苏国公府上……”林宇说道,随后站起身往书画社外走去,俞子期与白子琅也打算转身跟着去。 但林宇随后却说道:“俞阁主与白子琅就先回乐曲阁吧,明天本宫会送宁静姑娘回去……”说完这句话后,林宇拉着姜灵儿的手,便是直接离开了书画社。 哗!这一刻,东城人杰揉了揉眼睛,俱都死死地盯着林宇的那只手……太子居然牵着乐曲阁女子的小手手。 哇!惊天大秘闻。

“调查这女子的身份,太不可思议了,难怪殿下会答应,现在看来……他们之间有不可说的秘密。

”“殿下要带这女子去国公府,而且似乎还要过夜……啧啧!”书画社的天榜人杰,目送林宇跟姜灵儿的离开,各个神色各异了起来。

但多是善意的暧昧。

唯独……俞子期身边的白子琅,额头青筋直跳,仿佛有着满腔的怒意要爆发。 “冷静!”俞子期拍了拍白子琅的肩膀,轻叹了口气,负手离开了书画社。

白子琅跟了上去。 只是看向林宇跟姜灵儿离开的方向,很是不甘……为什么太子要跟他抢女人?如果没有太子身份,林宇算个屁?“恩师,明天弟子想挑战太子……弟子这口气不咽下去,心里膈应的慌……”白子琅停住脚步,看着身前的俞子期。 “好,你已经有了魔障,不破掉他,注定难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是为师最满意的弟子……莫要让为师失望了,如果可以……就用那首‘精忠报国’吧!”俞子期轻叹了口气。

精忠报国是白子琅最大的杀器,数月前弘文天子将这词给他的时候。

经过日思夜想,总算琢磨出了最适合这首歌词的曲子。

虽说不大可能受文人士子欢迎,但对以琴入道的他以及白子琅来说。 一记琴音可伤人。

“是!”白子琅眼中浮现出炙热的光芒这首词出自陛下之手,他明天若是以琴道演奏,定要让书院乐府弟子俯首称臣!……前往国公府的马车上,林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羞红着脸颊的姜灵儿。

“宇哥哥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姜灵儿俏脸上红的跟桃子似得。 之前林宇在白云塔上的表现,让她完全沦陷在林宇的风姿当中,难以自拔。

林宇能够感受到姜灵儿的心跳声。 “因为灵儿好看啊!”林宇说道。 这问题还需要问?不好看的话,谁会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人的脸看?是因为欣赏美。 “坏蛋!”姜灵儿更是红了脸。

突然,姜灵儿想了起来,似乎就在前不久,同样是马车上……她差点将自己奉献给了林宇。

羞死人了!想到这,姜灵儿更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始终轻咬着嘴唇,垂首不语。 “宇哥哥,明天的乐府弟子挑战,你不用想办法给灵儿曲子,灵儿想试试自己的……”姜灵儿扑闪着那双美丽的大眼,认真地看着林宇。 事实上,她刚才站出来,并不是想让林宇拿出新的歌词给乐曲阁……其实,从她意外得知,俞子期的真传弟子,早就确定是白子琅后,她对俞子期就非常失望。 因为……这明明已经是确定了的事,但俞子期却总是用真传弟子的身份,不断地去压榨她跟师姐的天赋。 所著的曲词,全都要交给他。 最后,全都成了白子琅的著作……姜灵儿很愤怒,所以这次俞子期又想着过来求曲词的时候,眼看林宇就要答应的时候,她立马就站了出来。 目的只有一个,决不能让俞子期跟白子琅占便宜。

嘴巴上说是她跟白子琅彻夜磨合,实则是她卖力的练习,然后……将所有心得与法门,要一五一十地告诉白子琅。

因为……俞子期要借助乐府弟子的挑战,趁机将白子琅推上前台……“是因为你不想我的歌曲,被俞子期跟白子琅夺去了,对不对?”林宇笑看着姜灵儿。 作为活了两辈子的人,生死都经历过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俞子期的如意算盘?对此,林宇的神色也是变得微微阴沉了起来。

PS: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