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文学的精神高度和情义浓度 小说全套

提升文学的精神高度和情义浓度 小说全套

  四  如何治愈这一顽症?文学创作的主体是作家,除了作家需要全面提升精神高度和情义浓度等内在素质外,还要在创作观念上消除一个误区,即描写生活中正面因素、正面形象往往难以产生震撼人心佳作的误区,才能更多更好地关注和开掘生活中的真善美,打造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   这里不妨品味一下法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尔贝·加缪的名作《鼠疫》,以纠正我们对问题的偏见和认识。

当北非一个叫奥兰的城市突发无药可治的鼠疫时,为防止猖獗鼠疫向外传染,人们不得不把所有城门封闭,城中人被彻底孤立囚禁,陷入焦虑、恐怖、绝望的挣扎之中。

可是,奥兰城虽然堕入走投无路的绝境,虽然也有人无耻诿过、贪婪欺诈等等,尽管写这些容易引起牵肠挂肚乃至惊心动魄的阅读效果,但作品的主脉并没有放在对罪恶肆虐的描写上,而是淋漓尽致地表现以里厄医生为代表的一组正面人物,在荒谬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道义,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大无畏精神英勇抗争并度过灾难的故事。

加缪笔下奥兰城突如其来的猖狂鼠疫,虽然深陷社会失控和集体沉沦的阴森环境之中,但作家所倾心描绘和铺展的,却是坚守善良与正义、歌吟大爱与奉献的感人画卷。

可以说,塑造生活中正面形象并没有降低和损害,而是提升和增加了作品的思想和艺术价值。

  最近读到滕贞甫最新推出的长篇小说《刀兵过》,对其在有情有义地感知和表现生活、雕塑正面人物形象方面留有深刻印象。 作品写王克笙、王鸣鹤父子于辽河湿地深处创建九里村及其所经历的一次次刀兵过,在呈现百年风云激荡历史和各种刀兵之劫给民众生活带来灾难的同时,展示基层百姓应对各种劫难的生存智慧和道义追求,高歌象征民族文化精魂主人翁的坚强信念、担当精神和博爱情怀,突出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铸造的君子人格及乡贤形象,对于营建良好道德风尚,维护社会行稳致远具有独特魅力和深远影响。   孟繁华、贺绍俊等在追踪文学创作整体面貌和新近动向时,以数量可观的作品说明,文学的情义危机目前已有改观,这是一个让人欣喜的走势。

当下文坛着力表现人间美好情愫、讴歌美好心灵的作品草长莺飞,春意盎然,相信在文艺的百花园里,这类作品会以沁人心脾的芬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强大正能量。   (作者为安徽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省社科院基地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