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相逢,甜妻别跑》第1章 忙着和别人乱搞

《陌路相逢,甜妻别跑》第1章 忙着和别人乱搞

凌晨三点,陆音黎出差回来,她有些疲惫的靠在门上,任由脑子放空了片刻,然后,又想起什么似得,提起精神往楼上走。

打开门,里面暖黄灯光倾泻出来,儿童床上的人睡的正香,陆音黎看见了,整颗心登时软的不像话。

她走过去,替睿睿盖好被子,摸了摸他额头,正想离开,突然察觉到不对劲。 睿睿的体温高的吓人!“睿睿!醒醒!”陆音黎晃了晃睿睿,没得到任何回应。 她立刻从床头柜里翻出电子体温计,一测温度,居然高达三十九度。

一时间,急怒攻心,陆音黎没功夫去计较什么,连忙拨通急救电话,然后替睿睿穿戴好衣服,就往楼下赶。 ……“医生,我孩子情况怎么样?”“你到底是怎么当妈妈的,孩子高烧严重引起肺炎,目前需要抢救。

”“有没有……”“在外面等着!”急诊室的门被关上,陆音黎等在外面,脑海里的弦高度紧绷,她焦灼的在外面来回踱步,只觉度秒如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她急忙迎上去,“医生,睿睿他怎么样,有没有事?”医生的眼里还带着对她的谴责,“孩子目前已经脱离危险,接下来只要静养就没事了,这些天要多吃些清淡的东西,还有,现在知道担心了?之前干什么去了?”“是,是我的失误,以后不会了。 ”“还有以后?你们这些家长都这样,平时对孩子不管不顾,出了事才知道后悔,这次还算好,要是情况再严重些,我看你哪里哭去。

”医生训斥了陆音黎一通,这才勉强放她去看孩子。

折腾了大半夜,陆音黎已经精疲力尽,她在门外搓了搓脸,强打起精神进门,这时候睿睿已经醒过来,看见妈妈的身影,立马轻哭出声。 陆音黎听的心疼,忙走过去抱着他,“睿睿不哭,妈妈在呢,妈妈在。

”“妈妈,爸……爸……”睿睿呜咽出声。

“睿睿想爸爸是吗?妈妈这就给他打电话好不好?你先别哭好吗?”陆音黎连声安慰。

睿睿今年已经满三岁,但由于她当初身体的原因,导致睿睿说话困难,到如今也只会说爸爸和妈妈。

他听到陆音黎说的话,慢慢止住哭泣,期待的看着她。

陆音黎不忍心让他失望,拿出手机拨通了顾辰逸的电话。 “喂?”电话很快接通,只是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异常不耐烦。

“辰逸,是我,睿睿生病了在医院,他……”“生病就去找医生,找我干什么,我忙得很,别再给我打电话。

”陆音黎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粗-暴的打断,电话里传出嘟嘟忙音。 “……”陆音黎低头,对上睿睿的眼神,眼眶蓦地一酸,可她很快将这情绪掩饰过去,“爸爸说他很快就来,睿睿先睡一会儿吧。

”好不容易将睿睿哄睡,陆音黎拿着手机悄然出门,她站在走廊里,再次拨通了顾辰逸的电话。

这次电话无人接听,陆音黎没有放弃,站在外面一次又一次的拨打着,打到最后,她心里已经麻木。

手机只剩百分之几的电,她想了想,没有继续,打算去找医生,问问睿睿什么时候能出院。

许是被今晚的连番变故折磨的,陆音黎有些神思恍惚,以至于连敲门都没有就闯进了办公室,“医……”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她就看见办公室里有对男女正进行着某种运动,她脸色涨红,慌忙想退出来,还没等她离开,那男人忽然出了声。

“没想到你这么骚,还在办公室就迫不及待了,恩?”听到这声音,陆音黎脑袋当场死机,她没想到,这场大片的男主角,竟然是自己老公,而他,就在前不久刚和自己说过忙。 忙……原来是忙着和别的女人乱搞!陆音黎眼前阵阵泛黑,有那么片刻,整个人都站立不稳,她重重抓着把手,支撑着自己身体,然后缓缓抬手,猛地就将手机朝顾辰逸狠狠砸去。

“顾辰逸,你给我去死!”这丧失理智的一砸,竟然准头极好,手机重重的砸在了男人后脑勺,顾辰逸吃痛,外加被坏了好事,登时火冒三丈,他跨步走到陆音黎跟前想也没想就抬手扇了她一巴掌。 “你在这发什么疯?”这巴掌力道极重,陆音黎被扇的脑袋发蒙,但随即万千念头涌进脑海。

她想到自己这几年来为了公司起早摸黑,全年无休,甚至为了工作忽略了睿睿,可最后换来的结果竟然是睿睿发高烧无人知道,而顾辰逸身为爸爸却还在沾花惹草,那她这些付出究竟是为什么?陆音黎气的眼眶通红,她抬手就想反击,却被顾辰逸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手腕,然后一把推到地上。 “要发疯滚回去发,少在这丢人现眼。

”他满脸厌恶。

陆音黎气极反笑,她从地上起身,“嫌我丢人现眼?既然这样,顾辰逸,那我们离婚!”到底是在医院,顾辰逸也怕丢脸,他转身捡起衣服穿好,闻言回头冷笑,“有本事你就离,但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法院会根据父母经济情况来判定孩子归属,到时候,你别想带着那野种离开。 ”“顾辰逸,你说谁野种,睿睿一直想跟你亲近,尊敬你,你怎么骂的出口?”陆音黎目赤欲裂,恨不能冲过去将那张恶心的脸给撕碎。 “呵……”顾辰逸冷笑,“陆音黎,少给我戴高帽子,自从三年前你劈腿宫绎陌、绿了我,我对你的感情就没了,何况是一个跟我没有半分血缘的东西。 ”“你……”“说到宫绎陌,我倒是想起来了。

”顾辰逸没给陆音黎说话的机会,“我得到消息,他最近要从国外回来,这样如何,你从他手里签满三亿的合同,我就和你离婚,那野种也归你。

”陆音黎被他一声声的野种气的脑袋发昏,紧接着又听到他这种狮子大开口的条件,心里觉得异常可笑,她狠狠攥紧了拳头,“说的轻巧,三亿合同,你让我拿什么去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