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救命 转码阅读

第九百四十二章 救命 转码阅读

  狄方行出事了,她可以进宫找陛下为什么要来找他?  “车马行的消息是我和崔璟透露给狄方行的。

”王诩略一沉凝,道,“难道是因为这个,她才来找我?”  王老太爷道:“想什么呢?不过是狄方行失踪了,她不敢等罢了。 ”  进一趟宫要多久?再调度人手什么的,哪有直接找他来的快?  两人已经离开了六房的厅堂,王诩跟在王老太爷身后,问王老太爷:“祖父,那我们还去不去?”  “去呗!”王老太爷脚下一顿,说出了这两个字之后,继续往前走去。

  王诩迟疑:“祖父,这可是直接对上了陈善啊!”  身为大楚官员,该做之事自然不能马虎,但不该做的事最好也不要碰!尤其今日可是去抄了陈善的探子,这事本与他无关,出手便是多此一举了。

  “真想摘的干干净净就不要将车马行的事情透露给狄方行。 ”王老太爷道,“眼下她深夜来请你,你若是不去才是不对,毕竟我们的陛下如今还姓李。 ”  顿了顿,王老太爷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原先看着李氏不行了,却没想到近些时日狄方行走了贵人运,居然立下了大功,她又这种时候醒过来了,如今战场胜负各半,黄定渊适应的不错,陈善想必如今也是十分头疼。

”  鹿死谁手真的不好说。   “你就放心去吧,为人臣子做为人臣子的本分,谁也说不出个不是来。 ”王老太爷道,“就是陈善赢了,他日也不能以此事针对你。

若是他连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计较,也不要指望他登上大宝了,就是打下来也坐不稳。 ”  王诩连声应是。   “听说这两日陛下对蒋忠泽的事情很是上心,想来是发现了什么……”王老太爷想到那个稻草人,眉心便忍不住一跳,“还让孙思景那个老家伙来为蒋忠泽解毒……”就是找的人不靠谱,孙公溜了。   “蒋忠泽这一次能不能出来还难说的紧。

你那几个上峰本事还不到坐稳一部尚书的时候。 ”王老太爷思忖了片刻,轻哧了一声,笑了,“她来找你,是麻烦也是个机会。

本事不到家却坐在高位,就如李修缘一样迟早要下来的,你今日若是救了狄方行也是大功一件,所以去吧!也不必事事同崔璟一起,好机会总要自己把握的。

”  王诩了然,应声而去。

  ……  除了看押住几个伙计的官差,其余屋内所有官差都趴在车马行内一寸一寸的敲着石板,拨动摆件位置搜寻了起来。

  卫瑶卿踩着脚下的石板,翻着桌上的笔洗、砚台等物,却并没有找到什么机关。   “翻仔细一点。 ”她坐在狄方行坐着的那张椅子上,神情凝重,额头上的汗早不知出了几层了,她知道这车马行不太对劲,有机关有暗道,此时却不知道这机关暗道在哪里,更不知道先前悄悄启动机关让狄方行“消失”的人是谁?狄方行自己么?就算是狄方行自己误触的机关,却也不可能只发出一声“咿”就消失不见了,更遑论之后并未听到哪里传来狄方行的呼救声。   狄方行可能那一声之后就不是清醒的状态了。   卫瑶卿知道越晚找到狄方行越危险,一双微弯的柳眉不自觉的倒竖了起来,多了几分肃杀。

  “卫天师,实在查不出什么来啊!”趴在地上将地上敲了个遍的官差直起身子,叹道。   回应他的是“哗啦”一声,官差惊讶的回头,这一看却着实吓坏了。

  却见椅子前方的位置塌陷了下去,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黑黝黝的洞口,女孩子捂着脖颈,被飞快的往洞中拖去。

显然卫天师的反应要比狄大人要快不少,被扯住的一瞬间,踢到了椅子。

  官差们已经吓呆了,待回应过来顾不得别的,忙一拥而上拉住她。   那力道大的惊人,他们七八个官差居然根本扯不住什么,一起往洞里拖去。   被拦在从门外的官差们震惊的看着这一切,有急的再次挥刀砍向铁栏,火星四溅,除却一道浅浅的印子之外什么也没留下。   女孩子被骤然勒住了脖颈,说不出话来,只死命的踢着那些拉住她的官差,眼见那七八个如葫芦一般挂在她脚下的官差要跟着一同被拖进地洞的一瞬间,她一脚将最上头的那个官差踢了出去。

  一连串的官差如成串的葫芦一般被踢出了洞口,地面迅速合拢。

  不过一眨眼,那地洞宛如吃人一般将女孩子吞没了。

  最上头的那个官差捂着肩膀,顾不得女孩子脚上那一踹的疼痛,迟迟无法回神。   待到回过神来忙扑向方才吞人的地洞用力敲打着地面,不过可惜敲了半日,再也敲不开来。

  铁栏外的官差们早已看呆了,真真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啊,那地洞开合连个声音都没有,就将人吞噬了。

屋内的官差们亲身经历过那样的力道,更是感同身受。

尤其最后卫天师那一脚将他们踹出来,可见卫天师本人的身手,就是这样的身手却还挣扎不得被拖了进去。   待到回过神来,屋内的官差忙拽着那几个伙计过来逼问。

  几个伙计脸色苍白惶惶,不住的磕头,直呼自己不知道。

  仿佛陷入了僵局,僵持间听到外头响起了一阵嘈杂声,却见拨开让人群带人过来的是个年轻官员,有官差认了出来,是吏部的王栩王大人,他身后的那些是吏部的官差。

  这个时候可不是计较是哪部人马的时候,官差们上前喊了一声“王大人”,王栩点了点头,拨开人群,隔着铁栏往屋里看去。

  屋内只有焦急惶惶的官差以及角落里惊慌失措的车马行伙计,正中地上还躺着一个已经死了的男人,看穿着应当是这车马行的老板。   王栩来回扫了几眼,确定没有看到其中那个本应呆在其中的女孩子时,不解道:“卫天师呢?”  这一声惊动了屋内正按着伙计脑袋盘问的官差,忙似是寻到了主心骨一般涌了过来:“王大人救命!卫天师被拖进地洞里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