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给新生堂的感谢信(四川话预警)

一封给新生堂的感谢信(四川话预警)

最后一次产检,b超出来娃娃6斤,我心凉的问主管医生是不是要剖了,她让我躺到床上帮我摸了下肚子说,放心,没有6斤,能顺。

我说我好紧张哦,害怕痛。

她说怕啥子嘛,那个痛都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的,顺产对娃娃和大人都好,你要把心态调整好,放轻松。

我在39+5的时候发作了。

因为37周做产前评估就已经被详细讲解了见红之后到生的整个过程,在38周又去参加了一次医院的瑜珈课,学习了呼吸法,所以我反而一点也不害怕了。 2015年6月17日凌晨3点左右,我的磕睡被频繁的弄醒,当时只是有点感觉肚子阴痛阴痛,既然醒了就顺便去wc,之后发现见红了!再看下肚皮,二狗明显的梭下切了,我晓得二狗今天多半要闪亮登场了!趁到还不是很老火,我把头和澡洗了,然后打开电脑边上网边记宫缩的频率。 我妈爸、老公还在深睡中,但我并没有打算喊他们起来半夜比牙齿白,反正恰指一算,他们的好日子也马上就要到头了,就让他们再睡个通觉!哈哈~没阵痛的时候我就在论坛上乱逛混时间,宫缩的时候就用呼吸法,就这样一直到早上,大概10分钟有2-3次的宫缩,老公也起来了,我给他说吃了饭切医院看一哈,我妈爸在屋头standby。 8点过到医院,做完胎监,医生说宫缩有规律,而且很频繁,给我检查,开了半指,宫颈软化100%,可以入院了,她说今天晚上应该可以见到二狗。 从早上9点过到下午5点过,宫缩基本上2、3分钟一次,不痛的时候就看连续剧,每次医生护士来测胎心和巡视的时候都给我说,痛的老火就叫我们来给你检查,我说好。

但是我一次也没有叫过。 中午1点过,医生来给我主动检查说开了1指了,问我痛不?我说还可以忍受。 医生叫我好好休息,痛的受不了了给她说。

下午4点过又来检查,开了2指半,医生说,你好勇敢,一天都没有主动找过我们。 我说因为你们说过叫是浪费体力,能忍的时候就尽量用呼吸法调节。 2指后的阵痛确实力度更强了,痛的我冒毛毛汗,2趟后又痛又热,我回到床上继续躺起,刚一躺上切,就破水了。 医生马上来给我检查,说胎头下降的还不是很好,让我宫缩的时候双手抱腿。 破水之后宫缩频率明显更高,而且痛感一次比一次强,抱了几次腿之后,我实在受不了了,请医生给我上无痛,医生让我再忍十多分钟,下面产房在准备。 下午5点20多,我终于要被推进产房了,短短几分钟的路,我觉得比今天一个白天还漫长,这个时候已经痛的一身无力,冒汗,话都说不出来了。 七拐八拐穿了不晓得几道门才来到产房,第一时间让医生快点给我上麻药,我已经痛的要哭了。

麻师在我背脊上推麻药,只用了大概2分钟,我感觉一股冰凉的水从背脊流下去,然后就感觉不到阵痛了,只有点坠涨感。 医生把胎监一直做起,导乐帮我把头发编好,然后喂了我晚饭和汤。 酒足饭饱之后,我就眯磕睡切了。 大概晚上8点过,医生检查说开全了,喊我有窝粑粑的感觉就用力,这个时候麻药也差不多了,坠涨感越来越强烈,我有种千年大便~秘不出来的感觉。

医生说可能10点能生出来。

他们先让我躺到床上,宫缩来的时候憋一口长气用力,一次宫缩大概可以用3次力,宫缩完的时候休息。

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进展不是很明显;又喊我下床走一哈,阵痛的时候就坐到一个像马桶一样的椅子上用力,10多20分钟后依然效果不大;又换花样,老公坐沙发上,阵痛来了我就蹲起靠到他身上用力。 我看到天花板上画的蓝天白云那么美好,而我啥时候才能解脱?是不是还是要挨一刀?而且都这么晚了,那么多医护人员陪着我都下不了班,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这么久都生不出来,干脆剖了算了,我真想放弃了!但是围到我的所有医护人员不断在给我打气,他们说看到二狗的头发飘出来了,喊我加油!我给自己说,现在只有靠自己,我又继续用力,每一次用力都是一种煎熬,简直度分秒如年。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说看得到鸡蛋那么大的头了,这时候来了一个隔壁产房刚接生完的医生,了解我的情况之后,在我每次宫缩用力的时候,她就给我鼓励给我指导,不让宫缩完之后的二狗缩回切。 这样反复几次之后,我看到医生在准备东西,我晓得他们要给我接生了,终于熬出头了!等了几分钟后,然后喊我不要再用力,像吹蜡烛一样吐气,几秒之后biu~的一哈,二狗就被放出来了!就在那一瞬间,腰不酸了,肚子不痛了,精神也好了,我甚至可以马上从产床上跳起来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医生问大哥要不要自己剪脐带?大哥弱弱的说不了,有点不敢下手。

差7分钟23点,用了差不多快2个小时,二狗来到了这个世界。

5斤4两,51cm。

生的时间虽然长了点,好在二狗的胎心一直很给力。 我以为我会激动的哭,但是我只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反而是在场的医护人员让我感动的几度眼泪花儿包起。

我的顺产条件确实不好,因为个子比较瘦小,盆骨也一般,宫颈又没什么弹性,斤都生的这么辛苦+侧切。 如果是在公立医院肯定早就拉切剖了,不可能有那么多医生全程陪我、鼓励我、耐心等我。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当天那几位医护人员,虽然当时痛的我已记不得你们的名字,但是你们的脸都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