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炜以“清寂的心灵”品经典

张炜以“清寂的心灵”品经典

  于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窘境:现在常常忧虑的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知道得太多,连风里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 如果想做一个保有巨大创造力和思悟力的人,还是需要想想这两个字:清寂。

可以理解美国那个梭罗跑到湖边林子里封闭自己的奥妙,他种地写作,想些事情,清心寡欲。

这果然使他聪明了许多,比别人特殊了一些。

  但是这样说,并不一定是要人人都走这样的极端。

像雨果,常在国会演讲,参与党派斗争,被流放等等,结果也是一个精神和文学的巨人。

于是今天会陷入一个悖论:知道得更多好,还是稍稍闭塞更好?是尽可能地回避,还是要勇敢地投入?  有一点是肯定的,对于我们当代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知道太多,热闹太多,个人时间太少,回到过去太少,阅读经典太少挨近各种垃圾太多,时时有被这些掩埋的危险。

  比如出版物,每天一车一车运进运出的文字垃圾到哪里去了?它们从印刷厂出来,可不是为了直接回到造纸车间去循环的,而大多还是被那些粗劣不论、不挑食的好胃口给吞下去了。 如果吞下这类东西更少一点,不仅可以节省大量的精力、时间和热情,还可以保护大片的森林。   摘编自月日《广州日报》,原题为《知道得太多》。